劇伴作家の林ゆうきさん
2020.11.20

粉絲中97%來自海外!《排球少年!!》《王牌大律師》人氣配樂作曲家林友樹長篇專訪——音樂製作與日常工作大揭密!

科技加速了團隊形式的音樂製作

這次造訪您的工作室,發現到處擺放了各式各樣的東西呢。

雖然也曾被說過「是不是要更認真的做隔音措施啊?」,但還是覺得要去追求會讓自己覺得快樂的事物……一直很想要打造成像是秘密基地的感覺呢!

原來如此。

當然電線那些的都有好好整理,也有在線上課程上找人教我好萊塢大概都怎麼做、使用什麼樣的器材設備等等。雖然學到的東西也不是完全可以應用在日本的配樂製作上,但了不了解這些知識真的差很多。

設備的部分可以很簡單,但重視是否能夠開心的製作音樂呢。

是的呢。希望在交給工程師之前至少可以做到最小程度的混音就好了……設備方面我實在沒有什麼太大的興趣呢(笑)。比起這些我想會想要優先的是舒適的音樂製作過程吧。

橫山克先生(作曲家)可以說是邊工作邊度假(Workation)的先驅,他的話已經不是遠端錄音的程度而已,而是度假村錄音(Resort Recording)。雖然現在的狀況下他沒辦法出國應該很痛苦吧(笑),但我覺得開心做工作這點是很好的想法。

知道您是和助理為一個團隊共同製作音樂的,請問可以詳細介紹一下工作流程嗎?

我會先寫好旋律,然後將後續指示交給助理,等完成之後再進一步給指示,一步一步的修出成品,差不多是這樣的流程吧。

可以讓他人做的部分就會放手的去委託,我會趁機再去把原作讀一遍、重新檢視旋律、「這首曲子跟這首曲子太像了,所以這邊把吉他改成鋼琴好了」像這樣顧及整體配樂的平衡……開始以團隊形式工作之後,變得能夠精簡工作範圍,選擇自己需要關注的事情。

那自肅期間中您又是如何進行製作作業的呢?

我們使用了Audiomovers的LISTENTO可以製作包含到錄音的程序,以及Zoom。大家都好好的待在各自的家中工作。因為有畫面分享的功能,就可以邊聽助理那邊的聲音邊操控他的畫面來進行作業。如果像我一樣是以團隊形式在製作音樂的話,其實蠻適合遠距工作的。

還有,由於Zoom的普及而令人開心的是——我不用再出門去開會了(笑)。我曾經想過「去開會的這一小時中自己到底可以做多少首曲子啊?」現在檔案傳送也很方便,而且即使小孩子在一旁玩耍我也可以邊開會。

只是還是會發生聲音或畫面不清晰,導致無法傳達自己的表情、語感上有所出入之類的問題。如果好好做一下準備,例如購入單眼視訊攝影機、用電容式麥克風講話等等,還有5G的普及,應該可以讓遠距工作更加舒適吧。

在這些無法外出的日子中,有沒有什麼特別留意的事?

我們的工作就好像一直在放暑假一樣,你可以做任何想要做的事,只是有個固定的作業繳交期限,關於這個一直以來都有好好注意,小心不要超過期限。反而是在如何跟慾望抗衡上下了工夫呢。例如,有個軟體叫做Freedom,設定好時間後它可以阻隔那段時間內的網路,讓你專心工作。雖然Freedom這個名字聽著很諷刺但我還是蠻推薦的,可以切斷向你伸來的名為SNS的魔之手(笑)。

您是那種會把當天要做的事做成一個行程表才開始工作的人嗎?

對。早上大致上先決定今天要做的事,然後運用番茄工作法……25分鐘的工作時間後5分鐘的休息,這樣重複的持續。

不熬夜工作嗎?

有了小孩後變得完全不熬夜工作了。因為小孩子不會好好聽大人的話(笑)。養成了早睡早起的習慣,趁孩子睡覺、安靜的時候可以專心的進行創作。小孩在工作室後方的空間嬉笑吵鬧的時候就做做文件處理、統整明天的待辦事項之類的……覺得在時間安排上做得比以前更好了。比起一個人住的時總是工作到深夜有效率多了。

是個好的改變呢!

結果來說確實如此呢。工作上開始請助理來幫忙也是因為當時適逢工作量不斷的增加,所以覺得再繼續按照以往的工作模式的話會把身體搞壞,牽連到家人。

「在創作上我自食其力並有一定的堅持」這種話雖然講出來聽著很瀟灑,但我也曾一不小心做得太過頭了。要看一件事的整體,需要以俯瞰的姿態來檢視自己現在最應該把時間花在什麼地方上,所以幾年前毅然決然的對工作模式做了大調整。
我覺得也是多虧如此現在才能夠普通的陪伴小孩,並保持自己的心理健康。

平常有從事些什麼活動來激發自己創作嗎?

早上帶狗去散步的時候會用Spotify聽新歌,還有現在要移動到別處的話,基本上完全靠計程車代步呢。努力擠出時間來吸收新東西。

做得如此徹底……!

實在不太擅長搭電車時,邊聽音樂或看書還得邊想著「不能坐過站」(笑)。移動時間以外基本上很難再找到時間去吸收新知,所以我很在意要如何去運用這種零碎時間。

在Spotify找新歌的時候,有沒有特別關注的播放列表呢?

會聽「Discover」相關播放列表上的新歌。隨著音樂串流服務的出現,現在要找參考用曲變得更加容易了。

只是有個問題,使用Spotify的時候不是會收到歌曲推薦的通知嗎?如果當時參與的剛好是偏暗黑系的作品,因為工作的關係需要找暗黑系的參考用曲,結果變成私下自己聽歌的時候也一直收到暗黑系歌曲的推薦了啦(笑)。如果可以有切換功能來區別私下想聽的歌跟因為工作的關係需要聽的歌就好了呢。

粉絲中有97%來自海外!

知道您有在積極的用Twitter或是note分享自身相關資訊或活動情報!

我希望我的粉絲們開心,同時也順便向海外的聽眾們行銷自己。用Spotify for Artists分析的話一目瞭然,我的粉絲中有97%是來自海外呢。所以我覺得與其把資訊放在CD的歌詞本中,不如用SNS進行宣傳,這樣更有機會被海外的媒體看見。

我甚至拜託唱片公司讓過去的作品在音樂訂閱平台上解禁讓大家都可以聽到。如此一來海外的粉絲也會很高興,有些人也會想要去聽看看自己過去的作品,也可以將樂曲編輯到自己的播放列表中連續播放。到頭來出版社跟唱片公司也都能從中賺取利益,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呢。

有發現note上公開的文章有些是用英文寫的呢。

啊,那是有位對作品十分喜愛的粉絲出於好意私下翻譯出來的,我只是把它登載在note上而已。真的十分感謝那位粉絲。

前陣子我在SNS上招募助理時,大約有六、七十人報名吧,其中有三分之二是外國人呢。如果到時候真的聘請了外國人助理的話,那下指示的時候也不得不用英文了,突然開始覺得自己是不是要來認真學英文(笑)。

來自海外的粉絲特別多,果然與參與了動畫配樂的製作有很大的關係嗎?

是呢。一開始Spotify的播放次數完全沒有起色。但是當在海外也十分有人氣的《排球少年!!》的音樂串流解禁後,Spotify for Artists上看到的追蹤者數瞬間暴增。

有機會來製作日本動畫作品的音樂,進而被海外的粉絲認識,對我來說真的是十分寶貴的一件事。透過沒有語言隔閡問題的配樂音樂,我與我的作品因而可以邁向世界的話,不可能不把握這樣的機會的。如果我們有辦法創作出深受海外粉絲喜愛的東西,作曲那是理所當然的前提之下,作曲以外,我覺得我們也應該思考如何提供更多能讓人開心享受的內容。

除了Spotify for Artists顯示的數字外,您還從哪邊感受到海外粉絲的熱情?

搜尋一下YouTube就會發現,使用自己的曲子的UGC作品(粉絲製作的二次創作影片)數量很驚人呢。

但很多時候,有些作品雖然有幾千萬的播放次數,卻完全沒有處理好著作權的問題,以至於無法帶給作曲家任何收益。因此我也提出建議希望出版社要改變他們的管理方式。甚至由不同單位來負責著作權管理業務也都會影響到實際收入的多寡,是要委託JASRAC呢還是NexTone?

身為一個創作者,在工作上是要直接面對出版社的對吧。

創作新曲固然很重要,但我認為處理好著作權的問題也不容忽視。如果將製作一首新曲可以獲得100萬日幣,與靠著過去的作品也可以同等獲得100萬日幣,這兩種情況相比較,明明付出的工作量相差甚遠卻可以拿到差不多的金額對吧。舊曲的著作權收入是可以拿來投入於創作新作品的預算中。換句話說,附加於作品的權利造就了現在的工作與創作,所以我蠻想好好研究一下這部分的知識。

原來如此。

託海外粉絲的福Spotify的聽眾數量得以增加,但我也在思考自己可以主動做些什麼來讓數字更加成長?於是跑去請益曾經在Spotify工作,現在是數位行銷公司arne的代表松島功先生(@komatsushima)。機會難得不如以成為Spotify日本中、配樂作曲家中的頂點為目標,思考該如何有策略的運用SNS進行宣傳等等。

另外還有一位齊藤耕太郎先生(@kotarosaito1211)靠著自己的方式來增加Spotify的聽眾數。我正在試圖與這些人互相交換情報以及合作,看看有沒有辦法在配樂圈以外的地方建立粉絲。同為藝術家、作曲家,如果彼此的粉絲也可以相互交流的話就好了呢。

Love Song (AUDIO) – Kotaro Saito feat. MAYUMI, Asuka Ouchi, Shota Ishizaka

覺得既要注意海外市場,又要在大家所追求的「日本味」這兩者間找到平衡點,是一項這個時代才有的十分有挑戰性的任務。

我同意呢。即使做出來的東西是日本獨有的感覺,但也需要思考如何行銷到世界。如果今後只打算做日本市場的工作的話,我想光靠作曲要生活下去也是蠻困難的。

所以最近我也透過TuneCore發表自己的原創作品,有參與製作的所有音樂人都會進行分成(發行商直接向創作者分配利潤的機制)。現階段可以說是正在進行各方嘗試。

這個分成的機制使得在製作預算不多,「不好意思我的預算只有這些,但之後會用分成的方式分配利潤」諸如此類的狀況之下,還能創造出一個能夠請到自己喜歡的音樂人來參與作品的環境。我認為根據使用這些科技以及數位環境的方式,是有可能實現收益最大化的。

UGC的應用是否會為原聲帶市場的未來開拓出新道路來?

您對於往後配樂原聲帶的發行有任何想法或願景嗎?

我一直在想,原聲帶的發行不會太慢了嗎?剛進入業界的時候,是聽說壓製成CD需要花時間,所以原聲帶的發行才會通常在作品開播之後。但剛做好、新鮮熱騰騰的音樂在作品播放中順勢發行的話應該會有更好的銷售成績不是嗎?如果是電影的配樂,有時會跟上映同步推出,所以其實也不是說做不到的呀。

確實如此。

其實這也是我認為UGC最有潛力的地方。最理想的情況是,建立一個使用者可以自由的創作自己的作品(二次創作),同時官方也可以從中收取利益的機制。

原來如此。

例如,我們可以開放專案檔並制定一個企劃——如果二創作品獲得親睞就會在動畫官方頻道中介紹。如此一來激發大家不斷創造出更多混音之類的作品。

又或者我也有提議過,那些在海外也很有人氣的曲子,將去鼓聲、去吉他聲、去鍵盤聲等等的檔案開放、供人下載,這樣大家就可以利用這些音檔來做像是「試彈(弾いてみた)」之類的創作。如果我們可以在與觀眾、聽眾之間建立友誼的話是一件多麼棒的事。

光是聽您闡述就令人興奮不已,好期待實現的日子的到來。訪談的最後想請問您今後有什麼樣的預定或計畫嗎?

我負責了10月開始播出的動畫《排球少年!!TO THE TOP》以及《勇者鬥惡龍 達伊的大冒險》的配樂製作。明年的話有《通靈王》,大家敬請期待。

個人的部分,我正在考慮推出完全不同於原聲配樂,比較偏向藝術家角度的作品。如同當初從韻律體操轉移至配樂製作時做的DEMO一樣,再嘗試做一回自己想要做的音樂。總而言之,希望在今年內Spotify的每月聽眾數可以破100萬人次,如果達成的話正在考慮以此為契機來宣布我的新活動。

另外還有今年原本也預計要舉行的音樂會,由於目前大環境的情況取消了,所以如果有機會還可以再辦就好了!

謝謝您今天撥冗參與訪談。

林友樹的愛犬

Interview & Text:岩永裕史、千葉智史(Soundmain編集部)
翻譯:王昱婷(Soundmain編集部)

個人簡介

人氣配樂作曲家林友樹

林友樹

1980年出生於京都府。原男子韻律體操運動員。作為一名選手需要選用比賽用曲而進入到了伴奏音樂的世界。雖然毫無音樂相關經驗,大學時期以自學的方式開始創作樂曲。畢業後,師承Hideo Kobayashi學習製作(Track Making)的基礎,隨後並開始替競技舞蹈創作伴奏音樂。結合了各種類型的音樂,以身為前舞者的感覺出發,強調與畫面的整體感,打造出屬於自己獨特的音樂性。

Twitter https://twitter.com/hayayu1231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YGw6NczdNmVgBWHQStQgxw
Weibo https://weibo.com/u/6543918405?is_all=1